《沈腰》沈腰潘鬓是美男子吗 欺诡第二 沈腰冰山攻

《沈腰》沈腰潘鬓是美男子吗 欺诡第二 沈腰冰山攻

时间:2021-01-26 10:02:24编辑:百小白

师兰言新书《沈腰》由师兰言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,主角肖若水,沈夫人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几天后,肖若水下班后再次接到了单文佳的电话。...

沈腰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沈腰》在线阅读

《沈腰》免费试读


几天后,肖若水下班后再次接到了单文佳的电话。

单文佳昨夜已抵达国内,且安顿好了。这一安顿好,就马不停蹄准备把约好的一顿饭付诸实践。

肖若水刚刚在菜市场买了几样食材,漫步回到家,准备先休息一会,再开火做饭。

肖若水是一名小小的珠宝推销员,工作难度一般,但工作场所不定,经常四处奔波。好在这行劳动力和报酬呈正相关,情商高又嘴皮子利索的推销员,一张单子收入数万不在少数。显然,肖若水的水平远远低于优秀推销员的标准。肖学霸高中时就知道自己属于“高分低能”类学生,虽然经过大学生活的锤炼,但仍然比人精低了好几个档次。

上午肖若水在和一家公司的签约中,该公司代表人表明不满意甲方提出的价格,故临阵变卦不肯签约,于是肖若水自作主张将价格降了0.5个百分点。然后,这愚蠢的行为招致经理一顿惨绝人寰的臭骂。

之后一整天肖若水心情低落,甚至差点坐错地铁。

肖若水进了门,把高跟鞋往鞋柜里一踢,光脚跑到客厅沙发上躺尸。冬衣厚而笨拙,肖若水一躺下就懒得动了,很快睡意汹涌而来,她的意识正在逐渐消失,突兀的手机铃声吓得她一阵战栗。

对面墙上的挂钟款式特别,圆形表盘纯白,细长的黑色指针僵硬地转个不停,肖若水看时间时有点晃神,以为又回到早上了,新的一天才开始,然而这一天就要走到尽头。

两人约在一家中高档的日料店。不愿寒碜了老同学,肖若水特意换了件死贵死贵的迪奥的毛呢大衣,站在全身镜前扭来扭去审视半天,愣是一丁点缺陷都找不出来了,才将腰间衣带系上。

明眸皓齿,纤腰秀项,美不胜收。

肖若水打车过去,走进餐厅,立马有身着和服的服务员踏着小碎步过来伺候换鞋。这些伪日本女人说话声音细细的软软的,微微含胸,教肖若水也忍不住温柔起来,微笑着道了声“谢谢”。

报了房间号,服务员领她前去,然后跪在门边为她推开糊了窗户纸的木门,请她入内。

肖若水头一回见这等阵仗,颇有受宠若惊之感。

身后的木门又轻轻合上,肖若水回头,见那服务员的背影远了。转身,业已有些陌生的单文佳已来到跟前。

十年前,这个女孩有一张带着婴儿肥的胖瓜子脸,蓄着平刘海,貌似文静,实则欢脱,拥有让人羡慕嫉妒恨的好人缘。现在,时光已经削尖了她的下巴,六年的大西洋寒暖流交替滋润着沿岸地区,同时也抹去了她脸上的婴儿肥,使她看起来成熟知性,好比优雅的法国女人。

肖若水着实不愿意承认,她跟这些人存在着无法追赶的差距。毕竟出身这种东西,经不起攀比。

单文佳挽起她的胳膊,上上下下把她看了个仔细,啧啧感叹:“肖小草已经长成一枝玫瑰花啦!”

“哪有这么夸张?我看这玫瑰花是你才对!”

“咱们呀,都是玫瑰花,美得不行!”

两人轻轻拥抱彼此,然后并拢双膝跪在素色的圆形蒲团上。

刚刚那位服务员又踏着小碎步进来,奉上一壶茶,服侍两人点菜。两人嘴巴不挑,很快就完事了。

“我记得你考了国外的大学诶。”单文佳倒茶的时候,肖若水问道,“十年了诶,是不是都读完博士啦?”

“嗯。导师看我学业成绩好,准我提前毕业。我妈说市里有家医药研究所在招人,就把我给叫回来了。”

“学的医药啊——穿白大褂那得多好看?”

“还行吧。”单文佳扑哧一笑,“那你学的什么?现在在哪上班?”

肖美人娥眉轻蹙,脑袋微晃:“工商管理。可惜英雄无用武之地,只能在尚懿推销珠宝了……”

单文佳举杯,与她对碰,“祝你早日取而代之。”

“这个可以,多谢多谢。”肖若水嘻嘻一笑,露出一点可爱的贪婪,然后和单文佳一起饮完一杯茶。

这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,从夜幕降临吃到了夜深人静。

有酒有菜,兴致颇高,俩人把遥远的似水年华胡拉海扯一通,一边吃得杯盘狼藉,一边高兴得脸颊通红。

和客户各种软磨硬泡早练就了肖若水千杯不醉的本事,AA制买完单后,她叫了出租车准备送单文佳回家。

坐在餐厅大堂等车的间隙,单文佳熬不住睡了过去,肖若水搂着她,貌似突发奇想地问:“你为什么一回国就迫不及待来找我呢?”

没人作答,肖若水看她醉得厉害,打算作罢。

过了一会,单文佳却咂了咂嘴巴,嘟囔道:“受人所迫。”

原来她是在考虑该如何回答。

“谁啊?”肖若水压抑着心中的惊喜,声音都沙哑了。

“还能有谁?”单文佳没听出异样,忍俊不禁,“沈约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今年冬天降雨量特别小,虽然处在亚热带季风区,也没见得东南信风有多守信。

肖若水已经很久没看到过雨了。

半年前为了拿下一个潜在大客户,肖若水任劳任怨跑到乡下,跟着那食品集团的小老头儿体验了一番人间疾苦。

还是五月份,就已经显现出了干旱的征兆。田间沟壑晒得冒烟,稻田龟裂,作物枯死。人工降雨效果不佳,政府不惜重金从海上运水过来,经过淡化,大量注入农田,才缓解了干旱带来的恶劣影响。

到了冬天,人们反而巴不得永远不下雨,只吹风,怎么也不上雨水的冰凉啊。

肖若水则不同,她喜欢下雨,看雨大概是她最后的高雅情趣。雨水的好处很多,比如这个时候,一场大雨就能及时冲刷她内心的悲哀。

午夜十二点了,肖若水还在街上游荡。

送单文佳回家后,她徒步从城东居民区走到中心商业街,再走回城北“贫民区”。

越往城市外围走,街道越冷清。

肖若水把双手藏在毛呢大衣的衣袋里,抬头挺胸走了一个多小时,皮鞋挤得脚丫肿胀疼痛,朔风吹干泪水固定住脸部肌肉,导致她想换个开心点的表情都无能为力。

肖若水从头到尾捋顺了这个听来的故事——

两年前,单文佳还在英国读博时的一天,她偶遇了前往沈氏在英国的合作公司交流学习的沈约。

时隔八年,单文佳惊诧于沈约的姿色和成熟男人的魅力,遂动了芳心,对沈约展开追求。

没想到,两人很快就坠入爱河。

一年后,沈约的学习期结束,启程归国,单文佳则留在英国继续学业。俩人许下婚期,预备等到单文佳毕业归国便举行婚礼。

然而就在一个月前,国内的沈约主动提出分手,原因无从得知。

至此,肖若水也明白了单文佳回国的原因——找回她亲爱的未婚夫——医药研究所不过是个安抚她的幌子。至于“受人所迫”来见她,不如说是“受形势所迫”,目的也只是心怀不轨的试探。

因为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,单文佳终于从老同学口中得知,沈约曾向他们打听过肖若水的下落——他在找肖若水。

所以有了今天这一幕。

沈约就和她待在同一个城市里,十年了,她终于有了他的消息,尽管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。

一路走到旧公寓附近的夜市,肖若水终于回过神来——这个地方给过太多人希望,她只是其中一个,可她终究不属于这里,就好比沈约从不属于她。

是该回去了。父母的坟头大概早已荒草丛生,他们一生辛劳,从没过过什么宽裕的日子,肖若水从前梦想着,赚了钱就回家给孤独的外婆盖一栋小楼,然后陪着她在院子里种青菜、黄瓜和豌豆……沈约改变了一切。

现在,沈约没了,她的白日梦也醒了。

肖若水在路边摊买了一碗米粉,打算慢慢吃完,然后回自己的狗窝去。

谁知道有人莽莽撞撞跑过,碰到桌子,粉汤溅了她一身……肖若水甚至无心在乎身上穿着的是迪奥的毛呢大衣了。两万块?不重要了。

她准备继续吸溜粉丝,身后又有人跑过,是个男人,似在追赶先前那个年轻小伙。

大概是抓小偷吧。这一片治安乱,虽然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什么变态绑架案、连环杀人案之类的大事件,但是偷窃抢劫啊、聚众斗殴啊多了去了。

肖若水没了心情,扔下碗往巷口走去。

肖若水才挤出人群,就看见前面的巷口有一对男女在纠缠。那女人挺着大肚子,一头俄罗斯大波浪,不是小组长袁姐还能是谁?她死死抱住手袋坐在地上,那男人也不算穷凶极恶,怕伤着孕妇,还耐心地和她抢包呢。

肖若水拔腿冲上去,一脚踢在小偷侧腰上,她力气大,又穿着高跟鞋,这一踹,就把毫无防备的年轻人踹翻了。

“还不快滚!我报警了!”

见捞不着好处,小偷迅速溜了。

肖若水连忙弯腰扶人,但袁姐起不来了,带着腥味的液体迅速浸染了她的裤子。

袁姐抱着肚子,“要死了,羊水破了!”

从没接触过孕妇的肖若水被吓得手足无措,“是不是要叫救护车啊?”

“来不及了!”袁姐使劲抠她的胳膊,“车钥匙在包里,拿去,把我的车开过来!”

“不不不,我刚拿到驾照,没开上路过……现在又紧张,要出事的!”

“废话什么?去啊!”

“好!”肖若水翻出钥匙,掉头狂奔。

肖若水凭借在乡下崎岖山路上骑自行车的本事,硬生生从庞大的车流里

阅读全文
沈腰

沈腰

师兰言新书《沈腰》由师兰言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,主角肖若水,沈夫人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 经过这一番折腾,肖若水也提不起精力悲春伤秋了,双

作者:类别:短篇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沈腰》沈腰潘鬓是美男子吗 欺诡第二 沈腰冰山攻